1. 大通教育成语大全网
  2. 古籍鉴赏
  3. 魏收「魏书卷八列传」译文

魏收「魏书卷八列传」译文

文成皇帝有七个儿子。孝元皇后生献文皇壶。奎去人生安乐厉王五屋些。曹夫人生广川庄王略。沮渠夫人生齐郡顺王五个。乙夫人生河间孝王互羞。悦夫人生安丰匡王元猛。宝去人生韩哀王元安平,王逝世早,没有传记。安乐王元长乐,皇兴四年封为建昌王,后来改封安乐

译文

  文成皇帝有七个儿子。孝元皇后生献文皇壶。奎去人生安乐厉王五屋些。曹夫人生广川庄王略。沮渠夫人生齐郡顺王五个。乙夫人生河间孝王互羞。悦夫人生安丰匡王元猛。宝去人生韩哀王元安平,王逝世早,没有传记。

  安乐王元长乐,皇兴四年封为建昌王,后来改封安乐王。长乐性格端庄,显祖器重喜爱他。承明元年被任命为太尉,外出任定州刺史。鞭挞豪强,羞辱士人,多不奉行法度,为人们所厌恶。百姓前往朝廷控告他的罪过,高祖处罚责打长乐三十棒。长乐贪婪暴虐更为严重,因有罪被征召到京城。后来和内行长乙肆虎谋划作乱,事情败露,被赐令在家中自杀。用王的礼仪安葬,谧号为厉。

  儿子元诠,字搜贤,继承爵位。世宗初年,担任凉州刺史。在州中贪婪污浊,政事以贿赂而办成。后来授任定州刺史。等到京兆王元愉谋反,假称国家有变乱。在北方的州镇,都怀疑朝廷有嫌隙,派遣使者观察元诠的行动。元诠把情况全部报告朝廷,州镇安定。元愉逃往信都,元诠和李平、高植等人四面包围放火,元愉冲开城门而逃出。不久授任元诠为侍中,加上首先报告的功劳,授任尚书左仆射。逝世,谧号为武康。

  儿子元鉴,字长文,继承爵位。后来授任相州刺史、北讨大都督,讨伐葛荣。随之兼任尚书右仆射、北道行台尚书令,和都督裴衍共同援救信都。元鉴是个平庸的人,几个弟弟粗鲁暴躁,看到天下多事,就谋图反叛,投降依附葛荣。都督源子邕和裴衍共同包围元鉴,斩下他的首级传送到洛阳,诏令改变他的元姓。庄帝初年,准许恢复本来的族姓,又特地恢复元鉴的王爵,追赠司空。

  元鉴的弟弟斌之,字子爽。邪恶没有操行,等到和互鉴反叛,失败,就投奔:壹莹。蔓莹灭亡,得以返回。出帝时,被封为颖川郡王,委托给心腹的职责。皇帝进入函谷关,遮之投奔盖扭,后来回到一巨玄。

  广川王元略,延兴二年封。担任中都大官,聪明敏捷,判案公平。太和四年逝世,谧号为莲。

  儿子元谐,字仲和,继承爵位。十九年逝世。诏令说:“我的宗室多难,堂弟元谐逝世,悲痛如刀切割,不能停止。在古代,大臣的丧事,有三次前往的礼仪,这大概是三公以上的官员。至于卿大夫以下,故应。阙从汉朝以后,大都没有这种礼仪。我想遵循古代典章,哀伤的表现依据情怀,虽然以尊贵的身份降临,私下的悲痛得以平伏。想要使各王有服丧一年的亲属者为之前去三次,大功的亲属为之前去两次,小功鳃麻的亲属为之前去一次。广川王在我属大功亲属,一定要两次前往。两次前往,要在尸体入棺的日子,亲自前往尽情表达哀伤,穿丧服以后,以细麻布衣服前往吊祭。出殡后的细麻布,按道理是没疑问的,入棺时前往,应当怎样呢?是应在开始丧事时抚棺痛哭,还是在盖上棺材时尽情哀悼呢?早晚的适宜时间,选择适中者。”黄门侍郎崔光、塞全,通直常侍塑堕,典命下大夫奎互凯,中书侍郎直堕等人议论说:“三次前往的事情,是出自古代礼仪,到了漠魏时期,实行的人稀少。陛下至高的圣明慈爱仁厚,正遵循前代轨迹,心意一定要表达哀伤,思虑要和守丧的亲属共同悲痛。臣下等人以为如果服一年丧期者三次前往,大功的亲属应前去两次。办丧事的开头,哀伤到了极点,既是因情感降临,应在办丧事的开始。入棺时前往,当如圣旨所言。”诏令说:“魏晋以来,亲自前往的礼仪大都缺略,至于亲戚中的大臣,必定在东堂哭吊他。不久前大司马、安定王逝世,我在前往以后,又再在束堂慰问,现在的事情,应该再哭吊吗?”崔光等人议论说:“束堂的哭吊,大概是因不前往的缘故。现在陛下亲自安抚看望,群臣随从,臣下等人商议,以为不应该再哭吊。”诏令说:“像大司马服属尊贵地位重要,必定在束堂哭吊,而广川王是始封王的儿子,又年岁地位还轻,你们议论这件事,我没有不同意见。”元谐将要入棺,高祖穿素色的礼服哭吊他,进入房屋,哀伤至极,抚摸尸体后出来。有关官员上奏,广川王的妃子在代京逝世,不明白是以新近的尊贵随从旧日的卑微,还是旧曰的卑微前来依从新近的尊贵。韶令说:“迁到洛阳的人,从此以后,都可埋葬在邙岭,全不能接近于恒山代京的坟墓。凡是丈夫先埋葬在北方,妻子现在在南方死去,妻子随从丈夫,应运回代京埋葬;如果要运父亲尸体去接近母亲坟墓,也可准许他们。凡是妻子埋葬在恒山代京,丈夫死在洛阳,不能以尊贵去接近卑微;如果要运母亲尸体去接近父亲坟墓,也应准许他们;如果不葬在一起也准许他们。如果不在埋葬限制之内,本人在代京死去,埋葬在那裹遣裹,都可听凭他们。凡是户口属于恒燕地区,本人在洛阳为官,去留何者为宜,也依从他们的选择。凡属于各州的人,各自可听凭本人意愿。”下韶追赠元谐为武卫将军,谧号为刚。等到安葬,高祖亲自前往送葬。

  儿子灵道,继承爵位。去世,谧号为悼王。

  齐郡王五个,字走睦。叁和五年封,担任中都大官。五个的母亲,是沮渠牧犍的女儿。五个的性格外貌特别像外祖父。后来担任内都大官。产担曾经和五个在皇信堂一起朝见塞旦哒后,五个位在皇帝的右边,施行家人的礼节。升为太保。高祖仁慈孝顺,因伯父叔父死丧,活着的仅有元简,每次会见,站着等待他,等他坐下了,致以礼敬询问起居,制止元简叩拜伏地。元简生性喜爱喝酒,不能处理官府和私人的事情。妻子常氏,是燕郡公常喜的女儿,文明太后把她赐给元简。她料理家务麻利干练,较多地节制禁止元简饮酒,以致元简偷酒喝,乞求婢女侍从,最终不能禁止。二十三年逝世。当时高祖病重,下诏说:“叔父逝世,悲痛思念摧折内心,不能忍受,衹因卧病在床,不能前往,将带病发布丧事。”谧号为灵王。世宗时,改谧号为顺。

  儿子元佑,字伯授,继承爵位。母亲常氏,高祖因不以礼仪嫁娶,不准许她为妃。世宗因母亲由儿子得立而尊贵,下诏特地封为齐国太妃。元佑担任泾州刺史。逝世,谧号为敬。

  河间王亘羞,字拯僵。十六岁时,没获封爵而逝世,追封回塱王,谧号为耋。诏令直旦遮王的儿子太安为他的后嗣。太安对元若来说是堂弟,不合乎做后嗣的道理,废黜了他,以变虽王的儿子五茎继承亘羞的爵位。

  元琛字昙宝,年幼时机敏聪慧,高祖喜爱他。世宗时,任命他为定州刺史。元琛的妃子,是世宗舅父的女儿,高皇后的妹妹。元琛仗恃内亲外戚,收受贿赂很多,贪婪到了极点。等回到朝廷,灵太后下诏说:“元琛在定州,仅仅没有把中山宫带回来,其余的没有什么不罗致,怎么能再加任用呢?”因此就被废黜在家中。元琛因肃宗开始求学,献上涂金粉字的《孝经》。又没有办法自求显达,就与刘腾交往做他的养子,贿赂型胆的金银财宝以万万计数。刘腾多次为他说话,才得以兼任都官尚书,外出任秦州刺史。在州中聚敛财富,百姓哀叹。遇束益、南秦二州氐人反叛,诏令元琛担任行台,不久充当都督,返回代行州中事务。元琛性格贪婪暴虐,统领军队行台后,贪求欲念没有满足,对百姓的祸害,比虎狼更厉害。进军讨伐氐人羌人,大受摧折,士兵死亡的以千计数,率领部众逃回。在朝中仗恃型腾,对谁也不畏惧,被中尉纠察弹劾,遇上大赦,除去名籍成为平民。不久恢复王爵,后来讨伐鲜于脩礼,失败,免除宫职爵位。后来讨伐进置地区的翅人、蜀人,在军队中去世,追复王爵。

  安丰王元猛,字季烈。太和五年封,加授侍中.外出任和龙镇部大将、营州刺史。元猛宽厚仁慈英勇刚毅,十分有威望谋略,戎族人畏惧喜爱他。在州中逝世。追赠他为太尉,谧号为匡。

  儿子延明,继承爵位。世宗时,授任太中大夫。延昌初年,年成大饥荒,延明于是减省家中财产,来拯救宾客几十人,并且供养他们的家庭。到肃宗初年,担任豫州刺史,十分有政绩,屡经升迁到给事黄门侍郎。

  延明博览群书,加上有文才,搜集图书一万多卷,性格清廉节俭,不经营家产。和中山王元熙以及弟弟临淮王元或等人,都以才学声望闻名于当代。虽然风度霞敏赶不卜元熙、元或,而研习古事淳朴笃实超过他们。不久升为侍中。诏令他和侍中崔光撰作服饰车马制度。后来兼任尚书右仆射。因延明学识广见闻多,命令他监察钟鼎碑碣事务。

  等到元法僧反叛,诏令延明担任束道行台、徐州大都督,指挥各军事务,和都督临淮王元或、尚书李宪等人讨伐法僧。萧衍派遣他的豫章干萧综镇守徐州。延明原来在徐州为刺史,很得民众拥戴,招集怀柔旧辖地,远近的人归附他。萧综投降后,延明就率军队乘胜出击,收复东南的疆域,到达宿豫而返回。调任都督、徐州刺史。徐州接连经受战事,人口稀少,延明招集新旧民众,人们都安居乐业,百姓都归附。

  庄帝时,延明任兼尚书令、大司马。等到元颢进入洛阳,延明接受元颢的委任,率领军队守卫河桥。元颢失败,延明于是带领妻子儿女投奔萧衍,死在长江以南。庄帝末年,灵柩被运回。出帝初年,追赠延明为太保,王爵照旧,谧号为文宣。延明所写作的诗赋赞颂碑铭谏文有三百多篇,又撰写《五经宗略》、《诗礼别义》,注释《帝王世纪》和《列仙传》。又因河间人信都芳盖精于计算方法,招他在馆舍中。呈缨所撰写的古今音乐之事,《九章算术》十二图解,又收集《器准》九篇,信都芳另外为它们作注,都流传于世间。

魏书简介

  《魏书》,北齐魏收撰,是一本纪传体史书,内容记载了公元4世纪末至6世纪中叶北魏王朝的历史。124卷,其中本纪12卷,列传92卷,志20卷。因有些本纪、列传和志篇幅过长,又分为上、下,或上、中、下3卷,实共130卷。

魏书·卷八列传原文

  安乐王 广川王 齐郡王 河间王 安丰王

  文成皇帝七男,孝元皇后生献文皇帝。李夫人生安乐厉王长乐。曹夫人生广川 庄王略。沮渠夫人生齐郡顺王简。乙夫人生河间孝王若。悦夫人生安丰匡王猛。玄 夫人生韩哀王安平,王早薨,无传。

  安乐王长乐,皇兴四年封建昌王,后改封安乐王。长乐性凝重,显祖器爱之。 承明元年拜太尉,出为定州刺史。鞭挞豪右,顿辱衣冠,多不奉法,为人所患。百 姓诣阙讼其过。高祖罚杖三十。贪暴弥甚,以罪徵诣京师。后与内行长乙肆虎谋为 不轨,事发,赐死于家。葬以王礼,谥曰厉。

  子诠,字搜贤,袭。世宗初,为凉州刺史。在州贪秽,政以贿成。后除定州刺 史。及京兆王愉之反,诈言国变。在北州镇,咸疑朝廷有衅,遣使观诠动静。诠具 以状告,州镇帖然。愉奔信都,诠与李平、高殖等四面攻烧,愉突门而出。寻除侍 中,兼以首告之功,除尚书左仆射。薨,谥曰武康。

  子鉴,字长文,袭。后除相州刺史、北讨大都督,讨葛荣。仍兼尚书右仆射、 北道行台尚书令,与都督裴衍共救信都。鉴既庸才,诸弟粗暴,见天下多事,遂谋 反,降附葛荣。都督源子邕与裴衍合围鉴,斩首传洛,诏改其元氏。庄帝初,许复 本族,又特复鉴王爵,赠司空。

  鉴弟斌之,字子爽。性险无行,及与鉴反,败,遂奔葛荣。荣灭,得还。出帝 时,封颍川郡王,委以腹心之任。帝入关,斌之奔萧衍,后还长安。

  广川王略,延兴二年封。位中都大官,性明敏,鞫狱称平。太和四年薨,谥曰 庄。

  子谐,字仲和,袭。十九年薨。诏曰:“朕宗室多故,从弟谐丧逝,悲痛摧割, 不能已已。古者,大臣之丧,有三临之礼,此盖三公已上。至于卿司已下,故应囗。 自汉已降,多无此礼。朕欲遵古典,哀感从情,虽以尊降伏,私痛宁爽?欲令诸王 有期亲者为之三临,大功之亲者为之再临,小功缌麻为之一临。广川王于朕大功, 必欲再临。再临者,欲于大殓之日,为亲临尽哀,成服之后,缌衰而吊。既殡之缌 麻,理在无疑,大殓之临,当否如何?为须抚柩于始丧,为应尽哀于阖棺?早晚之 宜,择其厥中。”黄门侍郎崔光、宋弁,通直常侍刘芳,典命下大夫李元凯,中书 侍郎高聪等议曰:“三临之事,乃自古礼,爰及汉魏,行之者稀。陛下至圣慈仁, 方遵前轨,志必哀丧,虑同宁戚。臣等以为若期亲三临,大功宜再。始丧之初,哀 之至极,既以情降,宜从始丧。大殓之临,伏如圣旨。”诏曰:“魏晋已来,亲临 多阙,至于戚臣,必于东堂哭之。顷大司马、安定王薨,朕既临之后,复更受慰于 东堂。今日之事,应更哭否?”光等议曰:“东堂之哭,盖以不临之故。今陛下躬 亲抚视,群臣从驾,臣等参议,以为不宜复哭。”诏曰:“若大司马戚尊位重,必 哭于东堂,而广川既是诸王之子,又年位尚幼,卿等议之,朕无异焉。”谐将大殓, 高祖素服深衣哭之,入室,哀恸,抚尸而出。有司奏,广川王妃薨于代京,未审以 新尊从于卑旧,为宜卑旧来就新尊?诏曰:“迁洛之人,自兹厥后,悉可归骸邙岭, 皆不得就茔恆代。其有夫先葬在北,妇今丧在南,妇人从夫,宜还代葬;若欲移父 就母,亦得任之。其有妻坟于恆代,夫死于洛,不得以尊就卑;欲移母就父,宜亦 从之;若异葬亦从之。若不在葬限,身在代丧,葬之彼此,皆得任之。其户属恆燕, 身官京洛,去留之宜,亦从所择。其属诸州者,各得任意。”诏赠谐武卫将军,谥 曰刚。及葬,高祖亲临送之。

  子灵道,袭。卒,谥悼王。

  齐郡王简,字叔亮。太和五年封,位中都大官。简母,沮渠牧犍女也。简性貌 特类外祖。后为内都大官。高祖尝与简俱朝文明太后于皇信堂,简居帝之右,行家 人礼。迁太保。高祖仁孝,以诸父零落,存者唯简。每见,立以待之,俟坐,致敬 问起居,停简拜伏。简性好酒,不能理公私之事。妻常氏,燕郡公常喜女也,文明 太后以赐简。性干综家事,颇节断简酒,乃至盗窃,求乞婢侍,卒不能禁。二十三 年薨。时高祖不豫,诏曰:“叔父薨背,痛慕摧绝,不自胜任,但虚顿床枕,未堪 奉赴,当力疾发哀。”谥曰灵王。世宗时,改谥曰顺。

  子祐,字伯授,袭。母常氏,高祖以纳不以礼,不许其为妃。世宗以母从子贵, 诏特拜为齐国太妃。祐位泾州刺史。薨,谥曰敬。

  河间王若,字叔儒。年十六,未封而薨,追封河间,谥曰孝。诏京兆康王子太 安为后。太安于若为从弟,非相后之义,废之,以齐郡王子琛继。

  琛字昙宝,幼而敏慧,高祖爱之。世宗时,拜定州刺史。琛妃,世宗舅女,高 皇后妹。琛凭恃内外,多所受纳,贪惏之极。及还朝,灵太后诏曰:“琛在定州, 惟不将中山宫来,自余无所不致,何可更复叙用?”由是遂废于家。琛以肃宗始学, 献金字《孝经》。又无方自达,乃与刘腾为养息,赂腾金宝巨万计。腾屡为之言, 乃得兼都官尚书,出为秦州刺史。在州聚敛,百姓吁嗟。属东益、南秦二州氐反, 诏琛为行台,仍充都督,还摄州事。琛性贪暴,既总军省,求欲无厌,百姓患害, 有甚狼虎。进讨氐羌,大被摧破,士卒死者千数,率众走还。内恃刘腾,无所畏惮, 为中尉纠弹,会赦,除名为民。寻复王爵,后讨鲜于脩礼,败,免官爵。后讨汾晋 胡、蜀,卒于军,追复王爵。

  安丰王猛,字季烈。太和五年封,加侍中。出为和龙镇都大将、营州刺史。猛 宽仁雄毅,甚有威略,戎夷畏爱之。薨于州。赠太尉,谥曰匡。

  子延明,袭。世宗时,授太中大夫。延昌初,岁大饥,延明乃灭家财,以拯宾 客数十人,并赡其家。至肃宗初,为豫州刺史,甚有政绩,累迁给事黄门侍郎。

  延明既博极群书,兼有文藻,鸠集图籍万有余卷。性清俭,不营产业。与中山 王熙及弟临淮王彧等,并以才学令望有名于世。虽风流造次不及熙、彧,而稽古淳 笃过之。寻迁侍中。诏与侍中崔光撰定服制。后兼尚书右仆射。以延明博识多闻, 敕监金石事。

  及元法僧反,诏为东道行台、徐州大都督,节度诸军事,与都督临淮王彧、尚 书李宪等讨法僧。萧衍遣其豫章王综镇徐州。延明先牧徐方,甚得民誉,招怀旧土, 远近归之。综既降,因以军乘之,复东南之境,至宿豫而还。迁都督、徐州刺史。 频经师旅,人物凋弊,延明招携新故,人悉安业,百姓咸附。

  庄帝时,兼尚书令、大司马。及元颢入洛,延明受颢委寄,率众守河桥。颢败, 遂将妻子奔萧衍,死于江南。庄帝末,丧还。出帝初,赠太保,王如故,谥曰文宣。 所著诗赋赞颂铭诔三百余篇,又撰《五经宗略》、《诗礼别义》,注《帝王世纪》 及《列仙传》。又以河间人信都芳工算术,引之在馆。其撰《古今乐事》,《九章》 十二图,又集《器准》九篇,芳别为之注,皆行于世。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tedu.com.cn/guji/f75e6ad5c5847e3748e628d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