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大通教育成语大全网
  2. 古籍鉴赏
  3. 欧阳修、宋祁等「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八列传」部分译文

欧阳修、宋祁等「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八列传」部分译文

李师道,是李师古的异母弟。师古曾说“:即使不能改变民间疾苦,也要使其知道衣食之从何而得。”让他管密州之事。李师古病了,召来亲信高沐、李公度,问他们:“我死了以后,你们准备让谁即位?”两人迟疑未答,李师古说:“难道你们想以人情而属意师道吗?他

部分译文

  李师道,是李师古的异母弟。师古曾说“:即使不能改变民间疾苦,也要使其知道衣食之从何而得。”让他管密州之事。李师古病了,召来亲信高沐、李公度,问他们:“我死了以后,你们准备让谁即位?”两人迟疑未答,李师古说:“难道你们想以人情而属意师道吗?他不知军事却自诩有才。我怕他会使我李家覆灭的,请你们考虑。”李师古死,高沐、李公度与家奴等还是扶立李师道为平卢节度使,上报朝廷,请正式授官。那时授官制书久久不下来,李师道怕有变故,要集兵守境。高沐极力制止,再次上书,奉两税,守盐法,请求委任为朝廷之官。宰相杜黄裳想设官分治,削减其权力。那时宪宗刚刚诛平刘辟之乱,来不及东顾。

  所以命建王审领御平卢节度大使,而任李师道掌管留后事务。年中,加官检校工部尚书,为平卢节度副大使。从李正己以来,平卢虽表面听命天子,实质招降纳叛,有得罪了朝廷的人就一定厚礼招纳。且一向以严法治理军政,凡有什么事交付派遣出去,一定将他的妻儿为人质;有人想要归顺朝廷,一定夷灭他全家。所以他能胁迫士众,传位三代。

  皇帝讨伐蔡州吴元济,诏令各道出兵而未及郓州。李师道挑选精兵二千人到达寿春,表面上说是协助官军,实际上却是援救吴元济。有个亡命之徒为李师道献计说:“河阴,是江、淮的运输要道;河南,是帝都所在,如果烧毁河阴的转运仓库,再招募洛阳壮士去劫掠皇宫,朝廷马上会去救援腹心之患。这是解蔡州之围的一个奇策。”李师道于是派人烧了河阴的漕运院,毁去钱三十万缗,米几万斛,仓库一百多区。又有人劝李师道说:“皇帝虽发令讨伐蔡州,其实这主意是宰相出的。现在武元衡得到皇帝信任,如能效法汉代袁盎的做法,以后宰相会心惊,而请皇帝罢兵的。这样那就不用兵将而蔡围就解了。”李师道又听信了,派人杀了武元衡,同时伤了裴度。

  当初,李师道在东都置官邸,在伊阙、陆浑之间广置田产,给山民建屋,派大将訾嘉珍、门察带兵分守,嵩山的僧人圆静为他出谋划策。元和十年(815),李师道在邸中大宴士众,然后将铠甲穿在衣内,准备焚烧掠夺东都。有一个部下到官府告发。留守吕元膺带兵包围了邸宅,李师道的人马突围而出,转而掠夺京畿周围,躲入山中几个月,抢夺山棚猎户买卖的东西。激怒了山棚,引导官军袭击,将他们全都杀尽。僧人圆静,八十多岁,曾经在史思明手下为将,骠悍异常。

  既被擒获,怕他在途中逃跑,由大力者用锤打他的胫骨,竟然不能折断。圆静骂道“:没有用的家伙,连打断人腿都不会,还妄称什么健儿。”于是自己把腿搁在石上击折。将要处死他时,他叹息说:“可惜误我大事,没能让我看见洛城流血!”

  那时,留守、防御将、都亭驿史几十人,都曾暗中接受李师道所署之职,作为他的耳目。所以李师道的一些阴谋朝中无人知道。及至追根究源地询查,才知道杀害武元衡的是李师道的手下訾嘉珍和门察。盐铁使王播又搜出訾嘉珍所藏的弓材五千,还有断建陵戟四十七件。

  当初,李师道想知道吴元济的虚实,派刘晏平从小路到淮西。吴元济每日与他欢宴,与他结友。刘晏平回来后说,吴元济几万人马暴师于外,自己则安然居内,每日只与妻妾赌博嬉戏,其势必败。

  李师道原来是看重蔡州才帮助他的。听了刘晏平的话不觉大怒,借别的事杀了刘晏平。到了听说李光颜攻克了凌云栅,才大为震惊,派使者入朝,愿意归顺。

  皇帝因当时淮西、恒冀两边用兵,无暇顾及,于是命给事中柳公绰去抚慰笼络,加官检校司空。

  蔡州乱平,又派比部员外郎张宿劝李师道割地赎罪,送儿子入朝为质。张宿说“:公如今归顺朝廷,乃是宗姓,若以尊卑而论,皇上是叔父辈,你不能算屈膝,这是一;你以十二州之众服从三百多州的天子,以小事大,作为藩臣,这是不算屈膝之二;你家传爵五十年,向传位二百年的天子称臣,这是不算屈膝之三,如今你不轨之心已经暴露,皇上还允许你自己赎罪,你该派儿子入朝宿卫,割地自赎。”李师道于是送上三个州,派儿子李弘方入侍。张宿回去后,李师道又后悔了,召集众将商讨。大家都说:“蔡州那么几个州,朝廷打了三四年才打下来,公现在有十二州,有什么可担心的?”大将崔承度进言“:公当初不将心腹事告诉各将,而今把兵交给他们。这都是一些惟利是图者,朝廷拿一杯酒十个饼就能把他们诱走的。”李师道对他的话很生气,派他去京师,嘱咐侦察待他回来时杀了他。崔承度就在京师待命,不敢回来。

  皇帝因李师道负约,派左散骑常侍李逊来宣谕旨意。李逊到,李师道竟然以武装迎接。李逊责备他说:“前已有约,现在又背约,是为了什么?请简单说明,我将上奏天子。”李师道口中答应,但仍迁延不能决断。私奴婢杨自媪说“:先司徒的土地,为什么一旦无故割献?现在不献这三州,不过是兵戎相见罢了。

  即使打不胜,到那时再割地也不晚。”李师道于是上书,说是因军士们不肯协力。

  皇帝生气,下诏削去他的官职,诏令各军进讨。武宁节度使李愿派大将王智兴打败了他们,斩杀二千人,获马牛四千。进军到平阴。横海节度使郑权,在福城与李师道兵众交战,斩杀五百人。武宁的大将李..在鱼台与之交战,也将其兵众打败。宣武节度使韩弘攻克考城。淮南节度使李夷简命李听去海州,攻克沭阳、朐山,进戍东海。魏博节度使田弘正亲自带兵从阳刘渡河,在离郓城四十里处扎营,两次接战,击破三万人,擒获三千人。陈许节度使李光颜攻濮阳,收取斗门、杜庄二屯。田弘正又在东阿一战,打败他五万人马。李师道每听到一处败报,就心悸成病,到李..攻取了金乡,左右都不敢再报了。

  当初,李师道派大将刘悟屯守阳谷,抵挡魏博的兵力,又怀疑他有二心。刘悟怕终究会被李师道杀害,所以引兵反转来攻郓城。李师道早上起来听说此事,对他的嫂子裴氏说:“刘悟造反了,以后我们只能当个小民守坟墓了。”当即与李弘方躲进厕所,刘悟的兵把他们擒获。

  李师道要求见刘悟,未得允许。又要求把自己送往京师。刘悟让人对他说“:司空今天已成囚犯,有什么脸面见天子?”

  李师道还流涕乞怜,李弘方说:“不如快点死。”于是将父子两人一并斩杀,将首级传送京师,其尸骸暴露,没有人敢去收敛。后来英秀将他们埋在城西。马总来后,以士之礼重新埋葬。

  先前,李师古见到刘悟,曾说“:此人以后必贵,不过败我家的也就是这个人。”田弘正渡河时,擒获李师道的大将夏侯澄等四十七人,皇帝诏令全部赦免,并给棉衣,让他们回去隶属魏博、义成军,父母还在、愿意回家的,给以厚赐遣返。贼人都感恩相互告慰。也正因此刘悟能一举成功。李师道的头传到田弘正营中,召夏侯澄验证。夏侯澄用舌将李师道眼中的尘土舔干净,痛哭了很久。

  刘悟早就与李师道的妻子魏氏私通,谎说魏氏是郑公徵的后裔,因此得以不死,收入掖廷为婢。其他的宗属都流放远地。刘悟独上表推荐李师古的儿子李明安为郎州司户参军。李师道的亲将王承庆,是王承宗的弟弟,李师道曾把哥哥的女儿许配给他,曾暗中约好左右,想借练兵之机逮住李师道,正好刘悟来,于是逃奔到徐州,归顺朝廷。

新唐书简介

  《新唐书》是北宋时期欧阳修、宋祁、范镇、吕夏卿等合撰的一部记载唐朝历史的纪传体断代史书,“二十四史”之一。全书共有225卷,其中包括本纪10卷,志50卷,表15卷,列传150卷。《新唐书》前后修史历经17年,于宋仁宗嘉祐五年(公元1060年)完成。《新唐书》在体例上第一次写出了《兵志》、《选举志》,系统论述唐代府兵等军事制度和科举制度。这是我国正史体裁史书的一大开创,为以后《宋史》等所沿袭。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八列传原文

  籓镇淄青横海

  李正己,高丽人。为营州副将,从侯希逸入青州,希逸母即其姑,故荐为折冲 都尉。宝应中,以军候从讨史朝义。时回纥恃功横,诸军莫敢抗。正己欲以气折之, 与大酋角逐,众土皆墙立观,约曰:“后者批之。”既逐而先,正己批其颊,回纥 矢液流离,众军哄然笑。酋大惭,自是沮惮不敢暴。希逸以为兵马使,沈毅得众心, 然阴忌之,因事解其职。军中皆言不当废,寻逐希逸出之,有诏代为节度使。本名 怀玉,至是赐今名,遂有淄、青、齐、海、登、莱、沂、密、德、棣十州,与田承 嗣、薛嵩、李宝臣、梁崇义辅牙相倚。嵩死,李灵耀反,诸道攻之,共披其地。正 己复取曹、濮、徐、兗、郓,凡十有五州。市渤海名马,岁不绝,赋繇均约,号最 强大。政令严酷,在所不敢偶语,威震邻境。历检校司空,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以司徒兼太子太保,封饶阳郡王。请附属籍,许之。因徙治郓,以子纳及腹心将守 诸州。

  建中初,闻城汴州,乃约田悦、梁崇义、李惟岳偕叛。自屯济阴,陈兵按习, 益师徐州以扼江、淮。天子于是改运道,檄天下兵为守备,河南骚然。会发疽死, 年四十九。兴元初,纳顺命,诏赠太尉。

  纳,少时为奉礼郎,将兵防秋。代宗召见,擢殿中丞,赐金紫。入朝,擢兼侍 御史。正己署为淄、青二州刺史,又为行军司马,濮、徐、兗、沂、海留后,进御 史大夫。

  正己死,秘丧不发,以兵会田悦于濮阳。马燧方击悦,纳使大将卫俊救之,为 燧所破略尽,收洹水。德宗诏诸军合讨,其从父洧以徐州归,大将李士真以德州、 李长卿以棣州送款,纳恚洧背己,且徐险集,悉兵攻洧。帝命宣武、刘玄佐督诸军 进援,大破其兵。纳还濮阳,玄佐进围之,残其郛。纳登陴见玄佐,泣且悔,遣判 官房说与子弟质京师,因玄佐谢罪。时中人宋凤朝以纳穷,欲立功,建不可赦,帝 乃械说等禁中。纳于是还郓,与悦、李希烈、硃滔、王武俊连和,自称齐王,置百 官。

  兴元初,帝下诏罪己,纳复归命,授检校工部尚书,复平卢帅节,赐铁券,又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陇西郡王。希烈围陈州,纳会诸军破之城下,加检校司空, 实封五百户,进检校司徒。死年三十四,赠太傅。子师古、师道。

  师古,以廕累署青州刺史。纳死,军中请嗣帅,诏起为右金吾卫大将军、本军 节度使。初,棣州有蛤朵盐池,岁产盐数十万斛。李长卿以州入硃滔,独蛤朵 为纳所据以专利。后德、棣入王武俊,纳乃筑垒德州南,跨河以守蛤朵,谓之三 汊,通魏博以交田绪,盗掠德州,武俊患之。师古殆袭,武俊易其弱,且纳时将无 在,乃率兵取蛤朵、三汊。师古使赵镐拒战,武俊子士清兵先济滴河,会营中火 起,士大噪不敢前。德宗遣使者谕武俊罢兵。师古亦隳三汊听命。

  尝怒其僚独孤造,使奏事京师,遣大将王济缢杀之。贞元末,与杜佑、李栾皆 得封妾媵以国为夫人,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德宗崩,哀使未至,义成节度使李元素腾遗诏示之。师古幸国丧,欲攻掠州县, 即集将士告:“元素伪作遗诏,岂欲反邪?不可不讨!”执使者,名讨元素,勒兵 出次,闻顺宗立,乃罢。累加检校司徒、兼侍中。元和初卒,赠太傅。

  师道,异母弟也。师古尝曰:“是不更民间疾苦,要令知衣食所从。”乃署知 密州。师古病,召亲近高沐、李公度等曰:“即我不讳,欲以谁嗣?”二人未对。 师古曰:“岂以人情属师道邪?彼不服戎,以技自尚,虑覆吾宗,公等审计之。” 及死,沐、公度与家奴卒立之,而请于朝。于是制书久不下,师道谋裒兵守境,沐 争止,更上书奉两税,守盐法,请吏朝廷。宰相杜黄裳欲桡削其权,而宪宗方诛刘 辟,未皇东讨,故命建王审领节度大使,而以师道知留后。岁中,加检校工部尚书, 为副大使。自正己以来,虽外奉王命,而啸引亡叛,有得罪于朝者厚纳之。以严法 持下,凡所付遣,必质其妻子;有谋顺者,类夷其家。以故能胁污士众,传三世云。

  帝讨蔡,诏兴诸道兵而不及郓,师道选卒二千抵寿春,阳言为王师助,实欲援 蔡也。亡命少年为师道计曰:“河阴者,江、淮委输,河南,帝都,请烧河阴敖库, 募洛壮士劫宫阙,即朝廷救腹心疾,此解蔡一奇也。”师道乃遣客烧河阴漕院钱三 十万缗,米数万斛,仓百馀区。又有说师道曰:“上虽志讨蔡,谋皆出宰相,而武 元衡得君,愿为袁盎事,后宰相必惧,请罢兵,是不用师,蔡围解矣。”乃使人杀 元衡,伤裴度。

  初,师道置邸东都,多买田伊阙、陆浑间,以舍山棚,遣将訾嘉珍、门察部分 之,嵩山浮屠圆静为之谋。元和十年,大飨士邸中,椎牛酾酒,既衷甲矣,其徒白 官发之。留守吕元膺以兵掩邸,贼突出,转略畿部,入山中数月,夺山棚所市,山 棚怒,道官军袭击,尽杀之。圆静者,年八十馀,尝为史思明将,骁悍绝伦。既执, 力士椎其胫,不能折,骂曰:“竖子,折人脚且不能,乃曰健儿!”因自置其足折 之。且死,叹曰:“败吾事,不得见洛城流血!”于时,留守、防御将、都亭驿史 数十人,皆阴受师道署职,使为讠冋察,故无知者。及穷治,嘉珍、察乃害武元衡 者。盐铁使王播又得嘉珍所藏弓材五千,并断建陵戟四十七。

  始,师道欲知元济虚实,使刘晏平间道走淮西。元济日与宴,厚结欢。晏平归, 以为元济暴师数万,而晏然居内,与妻妾戏博,必败之道也。师道本倚蔡为重,闻 之怒,乃以它事杀晏平。及闻李光颜拔凌云栅,始大惧,遣使归顺,帝重分兵支两 寇,故命给事中柳公绰慰抚之,加检校司空。

  蔡平,又遣比部员外郎张宿讽令割地质子。宿谓曰:“公今归国为宗姓,以尊 卑论之,上叔父矣,不屈一也;以十二州事三百馀州天子,北面称籓,不屈二也; 以五十年传爵,臣二百年天子,不屈三也。今反状己暴,上犹许内省,宜遣子入宿 卫,割地以赎罪。”师道乃纳三州,遣子弘方入侍。宿既还,师道中悔,召诸将议, 皆曰:“蔡数州,战三四年乃克,公今十二州,何所虞?”大将崔承度独进曰: “公初不示诸将腹心,而今委以兵,此皆嗜利者,朝廷以一浆十饼诱之去矣。”师 道恚,遣承度诣京师,戒候吏时其还斩之。承度待命客省,不敢还。帝以其负约, 用左散骑常侍李逊喻旨。既至,师道严兵以见,逊让曰:“前已约,而今背之,何 也?愿得要言奏天子。”师道许之,然懦暗不自决。私奴婢媪争言:“先司徒土地, 奈何一旦割之?今不献三州,不过战耳,即不胜,割地未晚。”师道乃上书,以军 不协为解。帝怒,下诏削其官,诏诸军进讨。武宁节度使李愿使将王智兴破其众, 斩二千级,获马牛四千,略地至平阴。横海节度使郑权战福城,斩五百级。武宁将 李祐战鱼台,败之。宣武节度使韩弘拔考城。淮南节度使李夷简命李听趋海州,下 沭汤、朐山,进戍东海。魏博节度使田弘正身将兵自阳刘济河,拒郓四十里而营, 再接战,破三万众,禽三千人。陈许节度使李光颜攻濮阳,收斗门、杜庄二屯。弘 正又战东阿,残其众五万。师道每闻败,辄悸成疾,及李祐取金乡,左右莫敢白。

  初,遣大将刘悟屯阳谷,当魏博军,疑其逗留,悟惧不免,引兵反攻城。师道 晨起闻之,白其嫂裴曰:“悟兵反,将求为民,守坟墓。”即与弘方匿溷间,兵就 禽之。师道请见悟,不许,复请送京师,悟使谓曰:“司空今为囚,何面目见天子!” 犹俯仰祈哀,弘方曰:“不若速死!”乃并斩之,传首京师。弃其尸,无敢收视者, 有士英秀为殡城左。马皛至,以士礼更葬。

  初,师古见刘悟,曰:“后必贵,然败吾家者此人也。”田弘正之度河也,禽 其将夏侯澄等四十七人,有诏悉赦之,给缯絮,还隶魏博、义成军,父母在欲还者 优遣,贼皆感慰相告,由是悟得行其谋。师道首传弘正营,召澄验之,澄舐目中尘, 号绝良久。悟素与师道妻魏乱,妄言郑公征之裔,不死,没入掖廷,它宗属悉远徙。 悟独表师古子明安为朗州司户参军。亲将王承庆,承宗弟也,师道以兄女妻之,潜 约左右,欲因肄兵执师道,会悟入,出奔徐州,归朝。

  程日华,定州安喜人,始名华,德宗以其有功,益曰日华。父元皓为安禄山帐 下,伪署定州刺史,故日华籍本军,为张孝忠牙将。沧,故成德部州也,孝忠绝李 惟岳,德宗以沧畀义武。前刺史李固烈与惟岳姻属,即牢守。孝忠令日华往喻之, 固烈请还恒州。既治装,悉帑以行,军中怒曰:“马瘠,士饥死,刺史不弃豪发血 阝吾急,今刮地以去,吾等何望?”遂共杀固烈,屠其家。日华惊匿床下,将士迎 出之曰:“暴吾军者已死,何畏而亡?”共逼领州。孝忠亦以日华宽厚,遂假以刺 史。

  硃滔叛,兵屯河间,以故沧、定道阻不相闻。滔及王武俊皆招日华,不纳,即 攻之。日华乘城自固。参军事李宇谋曰:“城久围,府兵不为援。今州十县濒海, 有鱼盐利自给,此军本号横海,将军能绝易定归天子,自为一州,蜺甲训兵,利则 出,无利则守,可亢盗喉襟。君能用仆计,请至京师为天子言之。”日华谓然,乃 遣宇西,帝果大喜,拜御史中丞、沧州刺史,复置横海军,即以为使,时建中三年 也。拜检校工部尚书。诏沧岁馈义武钱十二万缗,粮数万斛,以宇为判官。

  武俊欲得沧,遣人说日华归己,日华绐曰:“敝邑为贼攻,力屈则下之。愿假 骑二百以抗贼,贼退,请以地授公。”武俊喜,归之马,日华留马谢其使。武俊大 怒,与滔方睦,惧有怨,乃止。久之,武俊归命,日华乃还马,以珍币厚谢,复结 好,武俊亦释然。贞元二年卒,赠兵部尚书。

  子怀直擅知留事,帝以日华故,即拜权知沧州刺史。宇入朝,愿析东光、景城 二县置景州,且请刺史。河朔刺史不廷授几三十年,帝嘉其忠,以徐申为景州刺史。 升横海军为节度,擢怀直为留后。明年,为节度使。九年来朝,宠遇加等,进检校 尚书右仆射,赐大第、宫女。

  怀直荒田猎,出辄数日不返,帐下程怀信乘众怒,闭门不纳。怀信,其从昆也。 于是怀直入朝,帝不之罪,更以虔王为节度使,擢怀信留后,以怀直兼右龙武军统 军。明年,怀信为节度矣。十六年,怀直卒,赠扬州大都督。后五年,怀信死,子 权袭领军务,诏授留后。元和元年,拜节度使,累进检校兵部尚书,封邢国公。六 年入朝,宪宗宠礼遣还镇,加检校尚书右仆射。权始名执恭,尝梦沧诸门悉署“权” 字,乃改名以应之。及淮西平,惕不安,丐入朝。至京师,固辞军政,乃诏华州刺 史郑权代之。后以检校司空为邠宁节度使。卒,赠司徒,宗族奉朝请宿卫者三十馀 人。

  李全略,李王氏,名日简,事王武俊为偏裨。承宗时,虐用其军,故入朝,授 代州刺史。田弘正遇害,穆宗以全略故镇州将,召问所欲言,全略多陈利害,冀合 帝意,且请尽死力以报,遂授德州刺史。是时,杜叔良兵败博野,故以全略为横海 军节度、沧德棣州观察使,赐今姓名。未几,贡钱千万,使子同捷入朝。既还,即 奏同捷为沧州长史,押中军兵马。帝不得已,可其请。全略阴规传久计,选材武, 以所私结士心。棣州刺史王稷善抚众,而家富于财,全略内忌,以计杀之,族其家。 未几死,同捷领留后事,重赂邻籓,求领父节,敬宗持久诏不下。俄而文宗立,同 捷以帝新嗣位,必大开贷示四方,乃遣弟同志、同巽入朝,而使其属崔长奉表请命, 有诏拜兗海节度使,以乌重胤代之。同捷计穷,矫言军中留己。于是,王智兴请以 全军出讨,魏博史宪诚令大将传手诏入于军,同捷不受,德、棣民多奔入郓。乃下 诏削官爵,命重胤率郓、齐兵进讨。宪诚、智兴及汴滑李听、平卢康志睦、易定张 璠、幽州李载义以兵傅境。同捷自以与成德有旧,乃倾玉帛子女市河北三镇驩。载 义不许,绝其交,执使者并所遣奴婢四十七献诸朝。王廷氵奏本窥横海,欲乘其隙 取之,引军来援。智兴攻棣州,火谯门,引水灌城,凡七月,其将张叔连降。始, 刺史栾濛以同捷叛,密上变,事泄,为所害,赠工部尚书。智兴进围沧州。

  是时,帝绝王廷氵奏朝贡,且讨之,兵须伙繁,调发不时,始置供军粮料使, 以济两河,诸将又多张俘首以冒赏。自重胤卒后,李寰、传良弼不终事,更以左金 吾卫大将军李祐代,而智兴将李君谋以轻兵绝河,夜残无棣,降饶安壁五千兵。明 年,祐拔无棣、平原。有诏行营坚壁务农,非被袭,勿决战。而祐兵已薄德州,帝 遣谏议大夫柏耆宣慰。祐攻拔德州,馀卒奔廷氵奏。同捷益急,乞降,祐疑其诈。 耆引兵直入城,取同捷及家属驰西。祐入沧州,耆至将陵,斩同捷,使其下传首京 师。诏贷四州一年租赋,赦同捷母并妻息,徙湖南。流崔长商州。同巽等以异母贷 死,得随母流所云。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tedu.com.cn/guji/bca689c1760e4bc39634e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