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大通教育成语大全网
  2. 古籍鉴赏
  3. 姚思廉「梁书卷九列传」译文

姚思廉「梁书卷九列传」译文

王茂字休远,太原祁人。祖父王深,北中郎司马。父亲天生,宋末做列将,在石头打败了司徒袁粲,凭军功做官到巴西、梓潼二郡太守,上黄县男。王茂几岁时,就被祖父王深看重,常常对亲友说:“这孩子是我家的千里马,立门户的人一定是这个孩子。”等到长大,他喜

译文

  王茂字休远,太原祁人。祖父王深,北中郎司马。父亲天生,宋末做列将,在石头打败了司徒袁粲,凭军功做官到巴西、梓潼二郡太守,上黄县男。

  王茂几岁时,就被祖父王深看重,常常对亲友说:“这孩子是我家的千里马,立门户的人一定是这个孩子。”等到长大,他喜欢读兵书,笼统简略地探究书中大义。生性沉稳含蓄,不乱交际,身高八尺,面容洁白美观。齐武帝还是平民时,见了他就感叹说:“王茂年纪轻轻,就这样仪容轩昂,一定会成为辅佐帝王的人才。”

  宋升明末,从家中起用王茂任奉朝请,历任后军行参军,司空骑兵,太尉中兵参军。魏将领李乌奴侵犯漠中,王茂受皇命西征。魏军退兵后,他回来任镇南司马,带临湘令。入京任越骑校尉。魏军侵犯兖州,王茂这时正担任宁朔将军长史镇守增援北部边境,调回后任前军将军江夏王司马。又升为宁朔将军、江夏内史。建武初年,魏军围攻司州,王茂率领郢州的军队去救援。高祖率领兵众先登上了贤首山,魏将领王肃、刘昶来交战,王茂跟随高祖抵御敌军,大败王虫等人的军队。魏军退兵后,王茂回到郢州,又任辅国长史、襄阳太守。

  高祖兴起义师,王茂私下舆张弘策商议,劝高祖迎立和帝,高祖不同意这样做。这些话记在《高祖纪》中。高祖派遣雍军进发,常常派王茂作先锋。军队临时驻扎在郢城,王茂进攻并平定了加湖,打败了光子衿、吴子阳等,斩首割耳敷以万计,回来到汉川报捷。郢、鲁都已平定,他就跟随高祖柬下,又当军队的先锋。军队驻扎在秣陵,束昏侯派大将王珍国,集结大军在朱雀门,兵众号称二十万,渡过航来讨战。王茂和曹景宗等人共同去攻打,大败敌军。放任军队追杀败逃的敌人,敌军尸体堆积舆航的栅栏齐高,那些跳淮水死的,无法计算。一直追杀到宣阳门。建康城平定后,委派王茂作护军将军,不久升职为侍中、领军将军。众盗贼火烧神虎门,王茂率他的军队到东掖门接应救援,被盗贼放箭来射,王茂扬鞭跃马前进,众盗贼逃跑回去了。王茂认为自己没能控制住奸贼为非作歹,自己上表要求解除职务,皇帝宽厚的韶令没有同意。还加他的官衔为镇军将军,封为望蔡县公,食邑二千三百户。

  逭一年,江州刺史陈伯之兴兵反叛,王茂出任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江州诸军事、征南将军、江州刺史,赐给他鼓吹乐一套,去南征陈伯之。伯之投奔魏。当时九江刚遭受兵乱,百姓都想复归务农,王茂大抓农耕减轻民役,于是百姓安于农业生产。四年,魏又侵犯漠中,王茂受皇帝韶令西征,魏才退兵。六年,升职为尚书右仆射,仍旧作常侍。但他坚辞不去就职,于是改任侍中、中卫将军,领太子詹事。七年,委任他为车骑将军,仍任太子詹事。八年,以本号为开府仪同三司、丹阳尹,仍旧做诗中。当时天下太平,高祖正信赖文雅之士,王茂心情不愉快,陪皇帝宴饮醉酒后,常在话语神情上表现出来,高祖常原谅而不责备他。十一年,进职任司空,侍中、尹的职位照旧。王茂辞去京尹,改领中权将军。

  王茂性情宽厚,当官虽然没有大声誉,但也逞能安定下级吏士和百姓。起居处事公平正直,即使在室内穿衣戴帽也很认真,连奴仆和小妾都看不到他懒惰的样子。姿态仪表奇特又华美,胡须眉毛如画,进出朝会,常常为众人所敬仰瞩目。第二年,出任使持节、散骑常侍、骠骑将军、开府同三司之仪、都督江州诸军事、江州刺史。办公三年,在州中去世,时年六十岁。高祖很痛惜他,赐给三十万钱、三百匹布办丧事。皇诏说:“表彰德行记载功勋,这是圣明帝王的法令;缅怀死者追念往事,是前代制度明定的皇命。原使持节、散骑常侍、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王茂,见识气度深广,器宇风貌端正。从最初开创的时代起,就竭力尽责,情意殷切地不论离合与聚散、艰危与平定都与我悲喜舆共。刚开始依靠他出谋划策来辅助,将朝廷重托给他以使长久兴隆;他却突然至于薨逝,我那颗心啊真是充满了悲痛。应该增加礼仪的等级,用来彰扬他的大功绩。可追封为侍中、太尉,加二十个佩有纹饰木剑的人,鼓吹乐一套。谧号忠烈。”

  当初,王茎因为是开国元勋,高祖赐给他乐器钟和磬。王茂在江州时,梦见钟磬在架子上,无缘无故自己堕落下来,心裹很厌恶逭事。等到醒来,叫人奏乐。乐人已经排成行了,钟磬在架上,果然无缘无故地断了绳子,堕落地上。王茂对长史辽诠说:“逭乐,是天子用来赏赐给功臣的恩惠啊。欢乐已到了极点,能没有忧患吗!”不久就病了,没几天就去世了。

  儿子贞昼继承,因为居丧时不守礼法,被有司奏报,调职到越,后来有皇命留职卢业,他就暗地勾结仁威府中兵参军杜景,打算袭击州城,刺史盖显征伐他们。丝量是从魏投降过来的,与贞秀一同被杀。

  曹景宗字子震,新野人。父亲名欣之,是宋朝武将,官做到征虏将军、徐州刺史。

  曹景宗少年时善于骑马射箭,喜爱围猎,经常会同几十个少年到大草泽里去追逐獐子野鹿,每当众多骑手驱赶野鹿时,野鹿和人马混杂在一起,曹景宗在众人中放箭射鹿,人们都怕射中马腿,野鹿却随着弓弦一响就被射倒,曹景宗就以此当作乐趣。刚到二十岁时,曹欣之在新野派曹景宗出州去办事,他单身匹马只带几个从人,半路上意外地遇到几百蛮人的包围。曹景宗带上百多支箭,便驰马向四面射箭,每发一箭就射死一个蛮人,蛮人四散逃走,因此他凭自己的胆量和勇气获得了名声。他很喜爱读史书,每次读《穰苴》、《乐毅传》,便放下书卷感叹说:“男儿应当做这样的人!”被征召任西曹官职,没去受任。宋朝后废帝元徽年间,随同父亲离开本州去京城建康,任奉朝请、员外郎,调任尚书左民郎。不久因父亲去世离职,回到故乡。服丧期满后,刺史萧赤斧任命他做冠军中兵参军,兼任天水太守。

  当南齐高祖建元初年,蛮人聚众暴乱,曹景宗东征西讨,战斗中多次擒贼破敌。齐鄱阳王萧锵做雍州刺史,又用他做征虏中兵参军,兼任冯翊太守,督岘南诸军事,又授官做屯骑校尉。年少时和同乡张道门友谊情深。张道门是南齐车骑将军张敬儿的小儿子,做武陵太守。张敬儿被杀,张道门在郡中也被株连处死,亲属故吏没有敢前来收尸,曹景宗从襄阳派遣人员船只到武陵,收取张道门的尸体,接回来加以殡葬,同乡人都因此认为曹景宗重义气。

  南齐明帝建武二年(495年),北魏国主拓跋宏进攻赭阳,曹景宗任偏将,每次冲击强敌攻陷敌阵,总是有所斩杀和俘获,因为有功勋授官做游击将军。四年(497),太尉陈显达统率众军北上围攻马圈,曹景宗随军出征,带领甲士二千人设埋伏,击破北魏拓跋英带领的四万援兵。攻克马圈之后,陈显达论功行赏,把曹景宗排在最后,曹景宗退兵回来毫无怨言。北魏国主又率大军来进攻,陈显达在夜里逃跑,曹景宗引导他进入山道,因此陈显达父子得以安全脱险。

  五年(498),梁武帝萧衍做雍州刺史,曹景宗同他深相结交,多次邀请他来自己家中做客。当时天下正处在动乱之中,梁武帝也有意重视曹景宗。南齐东昏侯永元初年,梁武帝上表请任曹景宗做冠军将军、竟陵太守。当梁武帝起兵东下,曹景宗集聚兵力,派亲信杜思冲劝梁武帝先迎接南康王萧伟在襄阳即皇帝位,然后再出兵,这是万全的计策。梁武帝没采纳这意见,事情记载在《高祖纪》中。梁武帝率兵到竟陵,派曹景宗会同冠军将军王茂渡过长江,围攻郢城,从二月到七月郢城守军才投降。又统领众军为前锋挺进到南州,率领马步军取道向建康前进。中途驻军在江宁,东昏侯的部将李居士带重兵驻扎在新亭,这天选出一千精锐的骑兵到江宁暂驻。曹景宗的部队刚刚到达,营垒还没能建造起来,况且部队行军日久,兵器铠甲破损穿漏。李居士看到曹景宗队伍的状况便轻敌大意,于是趁势击鼓呐喊前来攻逼曹景宗。曹景宗披甲上马驰驱迎战,短兵刚一交战,李居士便弃甲败逃,曹景宗把李居士的兵马全部俘获,顺势乘胜击鼓追敌,一直前进到皂英桥筑起营垒,曹景宗又和王茂、吕僧珍分兵合击,在大航打败王国珍。王茂攻击王国珍的主力,立刻冲垮敌阵,曹景宗乘势纵兵进击。曹景宗的部队的军士都是凶暴狡猾的无赖汉,御街两侧的住户,全都是富贵之家,军士抢夺财物,掠取子女,曹景宗制止不住。当梁武帝进驻到新城,严肃申明军纪,此后掠夺事件才稍有收敛。曹景宗又会同众军长围攻六门。破城之后,授官做散骑常侍、右卫将军,封湘西县侯,食邑一千六百户。于是又迁为持节、都督郢、司二州诸军事、左将军、郢州刺史。梁高祖天监元年(502),进号平西将军,改封为竟陵县侯。

  曹景宗在郢州,买卖货物聚敛钱财,在城南修建住宅,自长堤以东,到夏口以北,开辟街道排列门户,东西长几里,而部队凶残横暴,百姓极为厌恶。天监二年(503)十月,北魏入侵司州,包围刺史蔡道恭。当时北魏的攻势一天天严重,城里的人要背着门板防箭去汲水,曹景宗却坐在家里观望而不出兵援救,只是耀武扬威地出游打猎而已。司州城被攻陷之后,曹景宗受到御史中丞任日方奏本弹劾,武帝因为曹景宗是功臣便压下这事不予制裁,反而召回曹景宗任护军。曹景宗到京之后,又拜官任散骑常侍、右卫将军。

  五年(506),北魏拓跋英入侵钟离,围攻徐州刺史昌义之,武帝下诏命令曹景宗统率众军援救昌义之,豫州刺史韦睿也参加了这次军事行动,并且受曹景宗的节制。诏命曹景宗驻屯在道人洲,等候各军集齐之后一同进发。曹景宗一再启奏,要求允许他的部队首先占据邵阳洲尾,武帝不准许。曹景宗打算独得这次战功,便违抗诏命向前开进,恰好突然刮起暴风,很多士兵落水淹死,不得已又回兵据守先前的驻地。高祖知道这消息后,说:“这是能够破贼的条件,曹景宗不能前进,原来是天意安排吧!假如曹景宗孤军独往,营垒不能及时修筑起来,一定遭到狼狈的惨败。如今能够等待众军同时前进,这样就能大获全胜了。”当韦睿到来,和曹景宗前进屯兵在邵阳洲,在距离魏城百多步远的地方构筑营垒。魏军接连出战不能打退南军,被杀伤的人数有十分之二三,从此魏军不敢逼近南军作战。曹景宗等各部分军队的兵器甲胄精良新美,军容盛大,魏军见到后感到气馁。魏大将杨大眼面对桥在北岸筑城,使运粮道路通畅,每当南边牧人过岸来打畜草,皆被杨大眼俘虏去。曹景宗便召募一千多勇敢的军士,一直渡河在离杨大眼城南面几里远的地方修筑营垒,曹景宗亲自举筑打夯。杨大眼率部队来进攻,曹景宗迎战并把他击败,因此能够把营垒筑成。曹景宗派遣将领赵草据守新垒,便把这座军垒叫做赵草城,从这以后牧人便可以随意在这里打草放牧。杨大眼不时地派兵来抢掠,每每反被赵草俘获。在这之前,武帝曾诏命曹景宗等预先建造高大的战船,使船上的高楼和桥一般高,目的是用来实现火攻的计划。命令曹景宗和韦睿各攻一座敌桥,韦睿攻打魏军的南桥,曹景宗攻击北面的桥。六年(507)三月,春水涨起来,淮河水暴涨六七尺高。韦睿派出由他统领的将军冯道根、李文钊、裴邃、韦寂等乘战船登岸,进攻北魏在洲岸上的驻军并把他们全部歼灭。曹景宗乘机下令众军一齐击鼓呐喊,混乱中登上魏军的营垒,杀声震动天地,杨大眼在西岸烧掉营垒,拓跋英在东岸弃城逃走。魏军各个营垒接连崩溃,全都丢弃了他们的兵器铠甲,争着跳进河里淹死,淮水都被堵塞不能流通。曹景宗下令军主马广跟踪追击杨大眼直到氵岁水岸边,在四十多里的路上,倒毙的敌尸枕压在一起。昌义之出兵追击拓跋英到洛口,拓跋英单人匹马逃进梁城。沿着淮河百多里,遍地死尸叠压,活捉五万多魏兵,缴获魏军的粮食器械,堆积起来如同山岳,牛马驴骡,更不计其数。曹景宗于是搜集所俘虏的活口有一万多人,战马千匹,派人押送去京城献捷。高祖下诏命令曹景宗还归本军,曹景宗的部队排着队列得胜回朝,增赐四百户,连同以前赐的共为二千户,晋爵为公。诏命拜官侍中、领军将军,赐给鼓吹乐队一部。

  曹景宗为人自恃有功好胜,每次写信,有不会写的字,也不去问别人,都按自己的臆想生造。即使对待公卿高官也从不谨敬谦让;惟独韦睿比他年长,而且是同州里中的名流人物,曹景宗对他加意敬重,一同参加御赐的宴会,曹景宗也能尽礼谦逊,武帝也因此称赞他。曹景宗好女色,家中歌妓妻妾有几百人,穿着都是极其华贵的锦绣。他性格急躁好动,不能沉默安静,每次外出时总想挑开车上的帷幔向外观望,左右从人总是拿地位声望隆重加以劝告,说让所有的人都看到他,这是不合适的。曹景宗对他亲近的人说:“我过去在乡里,骑快马有如龙腾,会同年少朋友几十个骑手,弓弦弹出霹雷般声响,急箭发出饿鹰一样的尖啸。在平野大泽中追射獐子,数着肋条射它,渴了喝它的血,饿了吃它的肉,味道甜美有如甘露琼浆。只觉得耳后生风,鼻头冒火,这样的快乐让人不知道会死,更不知道老年还会到来。如今来扬州成了贵人,行动不得自由,走在路上打开车幔,小人便说不行。憋闷闭坐在车里,如同三天不许见人的新媳妇。遭到这种郁闷,让人不得顺气。”曹景宗为人嗜酒好乐,腊月在自己的宅院里,让人们呼喊着驱病除鬼,还到所有的人家去乞讨酒饭。本来这样做是为了戏耍取乐,但是他的部下大多是剽悍轻薄之辈,就趁机调戏人家妇女,抢夺人家的财宝。武帝非常清楚这些情况,曹景宗知道后便停止这种取乐。高祖曾经多次设宴席会见功臣,一同叙谈昔日的交情,曹景宗醉了之后,总是说些谬言妄语,或有时对皇帝误称自己是下官,高祖也是有意让他胡来以此取笑作乐。

  七年(508),曹景宗转任侍中、中卫将军、江州刺史。赴任时死在路上,当年五十二岁。皇帝下诏赐丧葬钱二十万、布三百匹,追赠做征北将军、雍州刺史、开府仪同三司,谥号为壮。曹景宗的儿子曹皎继任父亲的爵位。

  柳庆远字文和,河东解人。伯父元景,是宋的太尉。

  庆远从家中被起用任郢州的主簿,齐的初年任尚书都官郎、大司马中兵参军、建武将军、魏兴太守。郡遭受洪水,漂流冲走居民,下级吏士们请求迁移百姓祭祀城。庆远说:“天降雨水,哪里是城可以预知的呢。我听说江河涨水超不过三天,这又有什么可忧虑的。”他仅仅命捣土使之坚实。不久洪水过去,百姓们钦服他。他入京任长水校尉,又出任平北绿事参军、襄阳令。

  高祖到雍州,向京兆人杜惮询问想寻找一个可担任州主管的官员,杜惮推举庆远。高祖说:“文和我已了解他,我问的是别的我不了解的人。”于是就征召他为别驾从事史。此时齐正祸难重重,庆远对他的亲近的人说:“当今天下要乱,英雄一定会兴起,保护百姓奠定霸业的人,恐怕就是我们的君主吧?”因而竭尽忠诚地协助高祖。到高祖的义军兴起时,庆远常常运筹帷幄成为主谋者。

  中兴元年,西台挑选他任黄门郎,升职为冠军将军、征东长史。他随军东下,作战身先士卒。高祖在营垒间行走,看见庆远歇宿的房舍很严整,就常感叹说:“如果人人都像他这样,我又有什么可忧虑的呢?”建康城平定后,入京任侍中,领前军将军,带淮陵、齐昌二郡太守。城内夜间曾经失火,宫中惊恐不安,当时高祖住在宫中,收了所有的锁钥,问大家“柳侍中在哪里”,庆远来了,就把锁钥全交给他。他就是这样被高祖所信任。

  高祖霸府建立后,用他任太尉从事中郎。高祖接受禅让即位,升他的官职为散骑常侍、右卫将军,加为征虏将军,封为重安侯,封地一千户。因母亲逝世而离职,后来按原先的官职又起用他,他坚持拒绝不就职。天监二年,升职为中领军,改封为云杜侯。四年,出任使持节、都督壅、梁、南、北秦四州诸军事、征虏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高祖在新亭设宴送行,对他说:“你衣锦还乡,我没有西望的忧虑了。”

  七年,征召他为护军将军,领太子庶子。他没有去任职,屡次升职为通直散骑常侍、右卫将军,领右骁骑将军。到了京都,正值魏宿预城请求投降,他受皇命作为援助,于是持节守淮阴。魏军退兵。八年,回到京都,升职散骑常侍、太子詹事、雍州大中正。十年,升职侍中、领军将军,赐给他扶持之人,并赐鼓吹乐一套。十二年,升职安北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庆远又在本州任职,他更为砥砺清白的操守,士人平民的心都归附他。第二年春,去世,时年五十七岁。皇诏说:“追思怀念过去忠心耿耿直到生命终结的人,是先王时就有的法令制度;帝王隆重地给予下臣礼遇,是历代都有的常规。使持节,都督雍、梁、南秦、北秦四州和郢州之竟陵及司州之随郡诸军事,安北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云杜县开国侯柳庆远,气度见识深广,思想胸怀畅通高雅。从最初开创的时代起,就参预追随着筹划治理国家大事;远从天下承平时起,就辛勤操劳于禁旅之中。如今重新统治西藩,刚要弘扬治政的主张,却突然至于辞世,让我心中无比悲痛。应该追加给他光荣的任命,用来表彰他的极大的功勋。可追封为侍中、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鼓吹乐、侯的仪式和爵位舆原先所赐的相同。谧号忠惠。赐给二十万钱、二百匹布办丧事。”等到死者的遗体运回京都,高祖出宫哭吊。儿子柳津继承。

  当初,庆远的堂兄卫将军世隆曾经对庆远说:“我昔日梦见太尉拿垫褥赐给我,我地位就仅次于台司;后来恰好又梦见拿我的垫褥给你,看来你必定要光宗耀祖。”到这时,庆远也就是继承了世隆所拥有的荣誉。

  陈的吏部尚书姚察说:王茂、曹景宗:柳庆远虽然世代相承是带兵之家,但他们也并没有显出突出的节操。梁兴起,他们就凭藉着日月的末光,来成就了个人怀抱的志向。配留遗迹在方、邵等地,在钟鼎上记载下了他们的功勋,真是伟大啊!过去汉光武帝保全爱护功臣,也不过只授给朝请、特进等官职,寇、邓、耿、买都不能将自己的才能力量全部施展出来。王茂等人却能轮流作地方长宫,官位终于上将,君臣彼此之间的关系,超过前代了。

梁书简介

  《梁书》包含本纪六卷、列传五十卷,无表、无志。它主要记述了南朝萧齐末年的政治和萧梁皇朝(502—557年)五十余年的史事。其中有二十六卷的后论署为“陈吏部尚书姚察曰”,说明这些卷是出于姚察之手,这几乎占了《梁书》的半数。姚思廉撰《梁书》,除了继承他父亲的遗稿以外,还参考、吸取了梁、陈、隋历朝史家编撰梁史的成果。该书特点之一为引用文以外的部份不以当时流行的骈体文,而以散文书写。

梁书·卷九列传原文

  王茂 曹景宗 柳庆远

  王茂,字休远,太原祁人也。祖深,北中郎司马。父天生,宋末为列将,于石 头克司徒袁粲,以勋至巴西、梓潼二郡太守,上黄县男。茂年数岁,为大父深所异, 常谓亲识曰:“此吾家之千里驹,成门户者必此儿也。”及长,好读兵书,驳略究 其大旨。性沈隐,不妄交游,身长八尺,洁白美容观。齐武帝布衣时,见之叹曰: “王茂年少,堂堂如此,必为公辅之器。”宋升明末,起家奉朝请,历后军行参军, 司空骑兵,太尉中兵参军。魏将李乌奴寇汉中,茂受诏西讨。魏军退,还为镇南司 马,带临湘令。入为越骑校尉。魏寇兗州,茂时以宁朔将军长史镇援北境,入为前 军将军江夏王司马。又迁宁朔将军、江夏内史。建武初,魏围司州,茂以郢州之师 救焉。高祖率众先登贤首山,魏将王肃、刘昶来战,茂从高祖拒之,大破肃等。魏 军退,茂还郢,仍迁辅国长史、襄阳太守。

  高祖义师起,茂私与张弘策劝高祖迎和帝,高祖以为不然,语在《高祖纪》。 高祖发雍部,每遣茂为前驱。师次郢城,茂进平加湖,破光子衿、吴子阳等,斩馘 万计,还献捷于汉川。郢、鲁既平,从高祖东下,复为军锋。师次秣陵,东昏遣大 将王珍国,盛兵硃雀门,众号二十万,度航请战。茂与曹景宗等会击,大破之。纵 兵追奔,积尸与航栏等,其赴淮死者,不可胜算。长驱至宣阳门。建康城平,以茂 为护军将军,俄迁侍中、领军将军。群盗之烧神虎门也,茂率所领到东掖门应赴, 为盗所射,茂跃马而进,群盗反走。茂以不能式遏奸盗,自表解职,优诏不许。加 镇军将军,封望蔡县公,邑二千三百户。

  是岁,江州刺史陈伯之举兵叛,茂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江州诸军事、 征南将军、江州刺史,给鼓吹一部,南讨伯之。伯之奔于魏。时九江新罹军寇,民 思反业,茂务农省役,百姓安之。四年,魏侵汉中,茂受诏西讨,魏乃班师。六年, 迁尚书右仆射,常侍如故。固辞不拜,改授侍中、中卫将军,领太子詹事。七年, 拜车骑将军,太子詹事如故。八年,以本号开府仪同三司、丹阳尹,侍中如故。时 天下无事,高祖方信仗文雅,茂心颇怏怏,侍宴醉后,每见言色,高祖常宥而不之 责也。十一年,进位司空,侍中、尹如故。茂辞京尹,改领中权将军。

  茂性宽厚,居官虽无誉,亦为吏民所安。居处方正,在一室衣冠俨然,虽仆妾 莫见其惰容。姿表瑰丽,须眉如画。出入朝会,每为众所瞻望。明年,出为使持节、 散骑常侍、骠骑将军、开府同三司之仪、都督江州诸军事、江州刺史。视事三年, 薨于州,时年六十。高祖甚悼惜之,赙钱三十万,布三百匹。诏曰:“旌德纪勋, 哲王令轨;念终追远,前典明诰。故使持节、散骑常侍、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江州刺史茂,识度淹广,器宇凝正。爰初草昧,尽诚宣力,绸缪休戚,契阔屯夷。 方赖谋猷,永隆朝寄;奄至薨殒,朕用恸于厥心。宜增礼数,式昭盛烈。可赠侍中、 太尉,加班剑二十人,鼓吹一部。谥曰忠烈。”

  初,茂以元勋,高祖赐以钟磬之乐。茂在江州,梦钟磬在格,无故自堕,心恶 之。及觉,命奏乐。既成列,钟磬在格,果无故编皆绝,堕地。茂谓长史江诠曰: “此乐,天子所以惠劳臣也。乐既极矣,能无忧乎!”俄而病,少日卒。

  子贞秀嗣,以居丧无礼,为有司奏,徙越州。后有诏留广州,乃潜结仁威府中 兵参军杜景,欲袭州城,刺史萧昂讨之。景,魏降人,与贞秀同戮。

  曹景宗,字子震,新野人也。父欣之,为宋将,位至征虏将军、徐州刺史。景 宗幼善骑射,好畋猎。常与少年数十人泽中逐麞鹿,每众骑赴鹿,鹿马相乱,景宗 于众中射之,人皆惧中马足,鹿应弦辄毙,以此为乐。未弱冠,欣之于新野遣出州, 以匹马将数人,于中路卒逢蛮贼数百围之。景宗带百余箭,乃驰骑四射,每箭杀一 蛮,蛮遂散走,因是以胆勇知名。颇爱史书,每读《穰苴》、《乐毅传》,辄放卷 叹息曰:“丈夫当如是!”辟西曹不就。宋元徽中,随父出京师,为奉朝请、员外, 迁尚书左民郎。寻以父忧去职,还乡里。服阕,刺史萧赤斧板为冠军中兵参军,领 天水太守。

  时建元初,蛮寇群动,景宗东西讨击,多所擒破。齐鄱阳王锵为雍州,复以为 征虏中兵参军,带冯翊太守督岘南诸军事,除屯骑校尉。少与州里张道门厚善。道 门,齐车骑将军敬儿少子也,为武陵太守。敬儿诛,道门于郡伏法,亲属故吏莫敢 收,景宗自襄阳遣人船到武陵,收其尸骸,迎还殡葬,乡里以此义之。

  建武二年,魏主托跋宏寇赭阳,景宗为偏将,每冲坚陷阵,辄有斩获,以勋除 游击将军。四年,太尉陈显达督众军北围马圈,景宗从之,以甲士二千设伏,破魏 援托跋英四万人。及克马圈,显达论功,以景宗为后,景宗退无怨言。魏主率众大 至,显达宵奔,景宗导入山道,故显达父子获全。五年,高祖为雍州刺史,景宗深 自结附,数请高祖临其宅。时天下方乱,高祖亦厚加意焉。永元初,表为冠军将军、 竟陵太守。及义师起,景宗聚众,遣亲人杜思冲劝先迎南康王于襄阳即帝位,然后 出师,为万全计。高祖不从,语在《高祖纪》。高祖至竟陵,以景宗与冠军将军王 茂济江,围郢城,自二月至于七月,城乃降。复帅众前驱至南州,领马步军取建康。 道次江宁,东昏将李居士以重兵屯新亭,是日选精骑一千至江宁行顿,景宗始至, 安营未立;且师行日久,器甲穿弊,居士望而轻之,因鼓噪前薄景宗。景宗被甲驰 战,短兵裁接,居士弃甲奔走,景宗皆获之,因鼓而前,径至皁荚桥筑垒。景宗又 与王茂、吕僧珍掎角,破王珍国于大航。茂冲其中坚,应时而陷,景宗纵兵乘之。 景宗军士皆桀黠无赖,御道左右,莫非富室,抄掠财物,略夺子女,景宗不能禁。 及高祖入顿新城,严申号令,然后稍息。复与众军长围六门。城平,拜散骑常侍、 右卫将军,封湘西县侯,食邑一千六百户。仍迁持节、都督郢、司二州诸军事、左 将军、郢州刺史。天监元年,进号平西将军,改封竟陵县侯。

  景宗在州,鬻货聚敛。于城南起宅,长堤以东,夏口以北,开街列门,东西数 里,而部曲残横,民颇厌之。二年十月,魏寇司州,围刺史蔡道恭。时魏攻日苦, 城中负板而汲,景宗望门不出,但耀军游猎而已。及司州城陷,为御史中丞任昉所 奏。高祖以功臣寝而不治,征为护军。既至,复拜散骑常侍、右卫将军。

  五年,魏托跋英寇钟离,围徐州刺史昌义之。高祖诏景宗督众军援义之,豫州 刺史韦睿亦预焉,而受景宗节度。诏景宗顿道人洲,待众军齐集俱进。景宗固启, 求先据邵阳洲尾,高祖不听。景宗欲专其功,乃违诏而进,值暴风卒起,颇有淹溺, 复还守先顿。高祖闻之,曰:“此所以破贼也。景宗不进,盖天意乎!若孤军独往, 城不时立,必见狼狈。今得待众军同进,始大捷矣。”及韦睿至,与景宗进顿邵阳 洲,立垒去魏城百余步。魏连战不能却,杀伤者十二三,自是魏军不敢逼。景宗等 器甲精新,军仪甚盛,魏人望之夺气。魏大将杨大眼对桥北岸立城,以通粮运,每 牧人过岸伐刍藁,皆为大眼所略。景宗乃募勇敢士千余人,径渡大眼城南数里筑垒, 亲自举筑。大眼率众来攻,景宗与战破之,因得垒成。使别将赵草守之,因谓为赵 草城,是后恣刍牧焉。大眼时遣抄掠,辄反为赵草所获。先是,高祖诏景宗等逆装 高舰,使与魏桥等,为火攻计。令景宗与睿各攻一桥,睿攻其南,景宗攻其北。六 年三月,春水生,淮水暴长六七尺。睿遣所督将冯道根、李文钊、裴邃、韦寂等乘 舰登岸,击魏洲上军尽殪。景宗因使众军皆鼓噪乱登诸城,呼声震天地,大眼于西 岸烧营,英自东岸弃城走。诸垒相次土崩,悉弃其器甲,争投水死,淮水为之不流。 景宗令军主马广,蹑大眼至濊水上,四十余里,伏尸相枕。义之出逐英至洛口,英 以匹马入梁城。缘淮百余里,尸骸枕藉,生擒五万余人,收其军粮器械,积如山岳, 牛马驴骡,不可胜计。景宗乃搜军所得生口万余人,马千匹,遣献捷,高祖诏还本 军,景宗振旅凯入,增封四百,并前为二千户,进爵为公。诏拜侍中、领军将军, 给鼓吹一部。

  景宗为人自恃尚胜,每作书,字有不解,不以问人,皆以意造焉。虽公卿无所 推揖;惟韦睿年长,且州里胜流,特相敬重,同宴御筵,亦曲躬谦逊,高祖以此嘉 之。景宗好内,妓妾至数百,穷极锦绣。性躁动,不能沈默,出行常欲褰车帷幔, 左右辄谏以位望隆重,人所具瞻,不宜然。景宗谓所亲曰:“我昔在乡里,骑快马 如龙,与年少辈数十骑,拓弓弦作霹雳声,箭如饿鸱叫。平泽中逐麞,数肋射之, 渴饮其血,饥食其肉,甜如甘露浆。觉耳后风生,鼻头出火,此乐使人忘死,不知 老之将至。今来扬州作贵人,动转不得,路行开车幔,小人辄言不可。闭置车中, 如三日新妇。遭此邑邑,使人无气。”为人嗜酒好乐,腊月于宅中,使作野虖逐除, 遍往人家乞酒食。本以为戏,而部下多剽轻,因弄人妇女,夺人财货。高祖颇知之, 景宗乃止。高祖数宴见功臣,共道故旧,景宗醉后谬忘,或误称下官,高祖故纵之, 以为笑乐。

  七年,迁侍中、中卫将军、江州刺史。赴任卒于道,时年五十二。诏赙钱二十 万,布三百匹,追赠征北将军、雍州刺史、开府仪同三司。谥曰壮。子皎嗣。

  柳庆远,字文和,河东解人也。伯父元景,宋太尉。庆远起家郢州主簿,齐初 为尚书都官郎、大司马中兵参军、建武将军、魏兴太守。郡遭暴水,流漂居民,吏 请徙民祀城。庆远曰:“天降雨水,岂城之所知。吾闻江河长不过三日,斯亦何虑。” 命筑土而已。俄而水过,百姓服之。入为长水校尉,出为平北录事参军、襄阳令。

  高祖之临雍州,问京兆人杜恽求州纲,恽举庆远。高祖曰:“文和吾已知之, 所问未知者耳。”因辟别驾从事史。齐方多难,庆远谓所亲曰:“方今天下将乱, 英雄必起,庇民定霸,其吾君乎?”因尽诚协赞。及义兵起,庆远常居帷幄为谋主。

  中兴元年,西台选为黄门郎,迁冠军将军、征东长史。从军东下,身先士卒。 高祖行营垒,见庆远顿舍严整,每叹曰:“人人若是,吾又何忧。”建康城平,入 为侍中,领前军将军,带淮陵、齐昌二郡太守。城内尝夜失火,禁中惊惧,高祖时 居宫中,悉敛诸钥,问“柳侍中何在”。庆远至,悉付之。其见任如此。

  霸府建,以为太尉从事中郎。高祖受禅,迁散骑常侍、右卫将军,加征虏将军, 封重安侯,食邑千户。母忧去职,以本官起之,固辞不拜。天监二年,迁中领军, 改封云杜侯。四年,出为使持节、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诸军事、征虏将军、 宁蛮校尉、雍州刺史。高祖饯于新亭,谓曰:“卿衣锦还乡,朕无西顾之忧矣。”

  七年,征为护军将军,领太子庶子。未赴职,仍迁通直散骑常侍、右卫将军, 领右骁骑将军。至京都,值魏宿预城请降,受诏为援,于是假节守淮阴。魏军退。 八年,还京师,迁散骑常侍、太子詹事、雍州大中正。十年,迁侍中、领军将军, 给扶,并鼓吹一部。十二年,迁安北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庆远重为本州, 颇历清节,士庶怀之。明年春,卒,时年五十七。诏曰:“念往笃终,前王令则; 式隆宠数,列代恒规。使持节、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 诸军事、安北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云杜县开国侯柳庆远,器识淹旷,思怀 通雅。爰初草昧,预属经纶;远自升平,契阔禁旅。重牧西籓,方弘治道,奄至殒 丧,伤恸于怀。宜追荣命,以彰茂勋。可赠侍中、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鼓吹、 侯如故。谥曰忠惠。赙钱二十万,布二百匹。”及丧还京师,高祖出临哭。子津嗣。

  初,庆远从父兄卫将军世隆尝谓庆远曰:“吾昔梦太尉以褥席见赐,吾遂亚台 司,适又梦以吾褥席与汝,汝必光我公族。”至是,庆远亦继世隆焉。

  陈吏部尚书姚察曰:王茂、曹景宗、柳庆远虽世为将家,然未显奇节。梁兴, 因日月末光,以成所志,配迹方、邵,勒勋钟鼎,伟哉!昔汉光武全爱功臣,不过 朝请、特进,寇、邓、耿、贾咸不尽其器力。茂等迭据方岳,位终上将,君臣之际, 迈于前代矣。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tedu.com.cn/guji/b856dcc87bbc227b7471777c.html